可以给餐厅定制一份专属歌单?还有这波操作?

更新时间:0000-00-00 00:00:00    阅读:203

自从串流兴起之后,风格化的歌单似乎能改善店家乱放歌曲的情况。然而事实正好相反,我们在餐厅里能听到的歌,似乎越来越不对味。

内容转载自:世界音乐

ID:allworldmusic


你是否曾经为了一家餐厅的音乐,放弃走进去用餐的意愿?


事实上,音乐是构成一家店风格与服务极为重要,却经常被忽略的一环。在外用餐的时候,我们的注意力大多放在食物与环境,很少人会去注意店内放的是什么音乐。


自从串流兴起之后,风格化的歌单似乎能改善店家乱放歌曲的情况。然而事实正好相反,我们在餐厅里能听到的歌,似乎越来越不对味。

微信图片_20181123173019.jpg

而当耳朵挑剔的坂本龙一在餐厅听到自己不喜欢的音乐,他会怎么做呢?

微信图片_20181123173025.jpg

最近看到一则故事非常有趣。住在纽约西村的坂本龙一,特别喜欢一家位于莫里山的日本料理店,经常去那里吃饭,久了以后也变成熟客。


但有一天,他非常直接地告诉那间店的主厨: “我实在受不了你们为客人放的音乐了。”


问题并不在于音乐的声量大小,而是不够周到体贴。坂本龙一对主厨说,他愿意来为这间店定制歌单,无偿,只要他能够舒服愉悦地继续在这里用餐。


主厨答应了,坂本龙一也做出了这份歌单,里面几乎没有自己的作品。

微信图片_20181123173031.jpg

一个世界级音乐家为自己钟爱的日料店定制歌单,如此令人兴奋的故事,却很少人知道,因为坂本龙一相当低调。


有位纽约时报的记者去年秋天听朋友说起这件事,感受非常强烈,想知道究竟是不是真的。

微信图片_20181123173035.jpg

有一次这位记者特意带儿子去这间日料店吃饭,一走进去就被音乐镇住了,音量不大,非常含蓄。声音从送餐桌的后面传来,记者问店家,现在放的是不是坂本先生的歌单,服务员点头说是。

微信图片_20181123173040.jpg

今年66岁的坂本龙一,为人景仰效仿的可能不只是他的音乐,还有他的聆听品味,以及他对音乐的理解和使用。他对世界各地的音乐都充满好奇,对于技术装置有极致的改造,并有着超强的合作能力。

微信图片_20181123173046.jpg

从1970年代开始,他的电子流行乐队Yellow Magic Orchestra就为舞厅、音乐厅、电影、电动游戏,甚至手机铃声创作出不同的音乐,也表达出自己的政治立场与环保意识。

微信图片_20181123173051.jpg

记者写道,在日本料理店听到的歌单,似乎就是坂本龙一会感兴趣的那些音乐:缓慢而空旷,流派模糊的钢琴独奏;几段可能是电影配乐中会出现的旋律;还有一些即兴演奏。如果有人声歌唱,也通常不是英文歌。

微信图片_20181123173059.jpg

部分歌单内容



这些音乐的标志性都不是特别强,也不是那些会让你有消费冲动的歌曲,但这代表了一位诚挚的顾客身上深厚的知识、个人喜好、与感性。


同时,也是身为一位艺术家所能展现最极致的能力、高度与纯粹,能为全世界最顶级的场馆演奏音乐,也能仅仅因为不愿自己的喜爱有任何瑕疵,为一家小餐馆献上毕生的品位之选。


有一次这位记者正好在日料店里碰见了坂本龙一与他的妻子,坂本龙一全身黑色穿着,配了一双球鞋。记者再次跟他求证了这个故事,并征求他是否愿意让这个事情曝光。


微信图片_20181123173105.jpg

坂本龙一说,没问题,我们不需要藏起来。


尽管许多时候不满于公众场所的音乐,坂本龙一从来不会抱怨,这或许是他温柔的那一面。


“通常我就直接走了,我没办法忍受。但是我真的很喜欢这家餐厅,而且我尊敬他们的主厨Odo。” 坂本龙一告诉记者,起初他真的觉得这家店的背景音乐很糟糕。


记者问说,到底有多糟呢?


他回答,“就是一些可怕的巴西流行音乐跟美国老民谣混在一起。还有爵士,比如Miles Davis。”


记者说,这些类别的音乐也有很好的。


坂本龙一回答: “也许吧,如果他们有内容的话。但至少我在这里听到的巴西流行音乐实在是太糟了,我知道巴西的音乐,也跟巴西音乐家合作过很多次,并不是那样的。我真的受不了,所以有天下午我就直接离开了。”


那天回家之后,坂本龙一写信给主厨Odo先生:



“ 我非常喜欢你做的料理,我很尊敬你,也爱这家餐厅,但我恨这里的音乐.....到底谁选的音乐? 谁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大杂烩放在一起? 


让我来吧! 因为你的食物就跟桂离宫一样美,但你餐厅里的音乐却像特朗普大厦一样。”

微信图片_20181123173110.jpg

▲ 桂离宫被认为是日本庭院建筑的杰作,是数寄屋建筑的代表,以彻底排斥华美要素,追求直线率之美的构造为其特征。


坂本龙一在定制这份歌单的时候至少拟了五份草稿才最终拍板。他非常挑剔,有的歌对他来说太这个、太那个了、太大声、太明亮,甚至太爵士了。


“在餐厅里播放爵士乐实在太俗套了。” 坂本龙一这么说,爵士钢琴的作品尤其让他犹豫懊恼。

微信图片_20181123173115.jpg

于是你会听到Mary Lou Williams的作品,而不是艾灵顿公爵;你会听到Bill Evans的歌,但不是他最有名的那首“Waltz for Debby”;还有日本钢琴家高桥爱演奏的John Cage的“Four Walls”第一章。


这些音乐站在一个非常特殊的角度,对听众满怀重视,传达敬意,非常吸引人,同时也不唐突,很节制。


坂本龙一为许多公共空间做过原创音乐,从科学博物馆到东京广告商的大厦,他甚至会利用光和风向来改变一天之中的音乐。


但在这之前,他的私人定制歌单“服务”,只为家人做过。

微信图片_20181123173121.jpg

当儿子在学贝斯的时候,坂本龙一为他定制了一个歌单,基于个人审美,他没有把贝斯手Jaco Pastorius的作品放进去。后来,儿子有一天自己发现了Jaco Pastorius的作品,还埋怨他为什么歌单里没有。


在父亲生病的期间,在母亲的葬礼上,坂本龙一都做了歌单。


当记者问到他,在母亲葬礼上的歌单中,都放了母亲喜欢的曲目吗?


他停顿了一下,笑着挥挥手说: “没有,都算是很自我的选择。”


不论是为亲人还是日料店,看似任性自我的教授,也是在用歌单对挚爱的人事物表达爱意与温柔吧!


坂本龙一打算每一季都为这家餐厅推出不同的歌单,而在Odo主厨即将开幕的新餐厅,坂本龙一这个“歌单主厨”的位子,也已经安排上了。

该内容为非商业目的的转载分享,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版权属其著作权人所有。若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立即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