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可以听到【生与死】的音乐专辑

更新时间:0000-00-00 00:00:00    阅读:368

坂本龙一在专辑《async》的现场纪录片中说:“放松心情来听便可以。” 面对生死,刚从癌症的苦痛中康复过来的坂本龙一希望的不过是大家能够放松心情。

微信图片_20181122112233.jpg

不知死,焉知生?


本文转载自:世界音乐公众号(allworldmusic)



坂本龙一在专辑《async》的现场纪录片中说:“放松心情来听便可以。”


面对生死,刚从癌症的苦痛中康复过来的坂本龙一希望的不过是大家能够放松心情。


微信图片_20181122112244.jpg



海水中的跑调钢琴



纪录片《坂本龙一:终曲》历时五年,贴身跟拍,深度剖析坂本龙一的事业与生活,对于社会运动的热切参与,以及贴近死亡对他思想行事上的改变。


他对这个世界的音乐书写,宛如久唱不衰的的经典旋律,持续带给世人給深刻的心灵震动。



大部分的人熟知坂本龙一是从《战场上的快乐圣诞》中那首著名的《Merry Christmas,Mr Laurance》,他也一直在按着要求做配乐,表达别人的视野,创作中受到很多束缚。


“我二十几岁入行,从没停下来,休息那么久,还是第一次。”


因为咽喉癌被迫休息的坂本龙一不知道自己还可以活多久。这是他人生中最接近死亡的一次,感觉到的是生命的有限。在剩下的时间里,他只做他真正想做的事。


“现在最希望,随时走都不会后悔。在走之前,尽量多留下来一些作品,有意思的音乐。”


“100年后,人们还会听的音乐,这就是我想做的音乐。”


微信图片_20181122112249.jpg


2011年的日本地震海啸过后,灾难现场留下来一架淹在海水中的跑调钢琴。


听闻有这钢琴捱过了海啸,是大自然“调教”出来的声音,纪录片开头,坂本龙一小心翼翼碰著被海水侵蚀的琴弦和琴键,说那是钢琴的尸体,他把那架将垂死钢琴重新修复放在纽约的家中,并开始利用那台走音的钢琴作曲。


内心隐约在憧憬一种持续下去,永不衰减的声音的坂本龙一,在专辑中自然而然呈现了这架钢琴与众不同的声响。


也许是这架钢琴在海底曾经历过无以复加的绝望,与坂本龙一体验到死亡的气息重叠之后,重新发出的声音具有击中人心底的痛哭的力量。


微信图片_20181122112254.jpg



在他的音乐里,听见生与死



如果有一张专辑你可以听见生死,你一定要坐下来好好听这张音乐专辑《async》。


微信图片_20181122112259.jpg


有人听过后说这是一张私密到能听出痛苦,让人在深夜痛哭的专辑,也有人说不求能够听到教授的新曲子,只求从喉癌中重生的他能活得更久一些。


《async》充满实验性,这是坂本龙一在透过音乐向大家诉说生死、自然万物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181122112305.jpg



亲历生死,他的体悟让他再次追逐到了不可以明言的创作之巅。


封面中的静止的时间与无限被延长拉伸的空间,一种绝对的矛盾也孕育了和谐。


听完整张专辑,让人不禁脑补,也许坂本龙一是一个团队,团队里有着和坂本龙一水平相同,富于想象的作曲家,他们分别是坂本龙一,版本龙二,坂本龙三.....坂本作品风格丰富到让人怀疑他是否多重人格,一个作曲家如何能创作出如此风格不同,突破自己的曲子,而且水平都保持及其稳定。


这正应证了他永不向规则和权威屈服的精神,以及他在音乐上不断的实验和尝试。


如他所言:“我是那种非常矛盾的人,一面想完美的做好每一件事情,而另一面却非常讨厌执着于完美,努力的想去破坏。”只有不断向内打破自我的锻造,才会像坂本一样能够保持创作出如此高质经得住时间考验的作品。




时间是个线性的概念,在坂本龙一天才式的音乐理念和嗅觉下,可以不断在音乐里被单独分割出来。


在平常生活中,我们被各种声音包围,我们忽视着各种声音。这张专辑记录了那些本质真实的音色,看似是没有任何连续的旋律,可这现世许多人已不再去寻找和聆听那些最原始的声音。


用人声念白,各种无法找到规律的声音,自然声音的采样,坂本龙一伴随着一个又一个满月升起的日子。这张专辑中坂本自己最喜欢的这首《fullmoon》,他将美国作家 Paul Bowles 1949年所作,同时也是自己担任电影版配乐的《遮蔽的天空》中的念白,用十一种语言循环叠加,表达了 “人生其实并没有自己所认为的那么长,但人却总认为还有无限多次机会。”


微信图片_20181122112315.jpg


“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所以我们经常将生命当作是一个永不枯竭的井。


然而所有事物只会发生有限的次数,也许只有一两次。


你能记住多少次童年中某个特定的下午?那种已经成为你生命一部分的下午,甚至没有它你会无法想象自己的人生。也许最多也就四五次吧,或许更少。


一生中你到底会看到几次满月升起?也许20次,然而这些都看似无限。”


自从患病以来,他自己也在思考这些问题。


他说:“因为你始终无法保存你生命中的一切,那些始终停留在自己生命中的时光,可能也就是那么四五次,可能会更少。”


微信图片_20181122112320.jpg


不知死,焉知生?


穿过死亡的缝隙,他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接下来,我只想不虚伪造作地活下去”。

该内容为非商业目的的转载分享,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版权属其著作权人所有。若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立即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