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选择未必是选择最好的

更新时间:2018-12-07 10:34:33    阅读:249

在她最好的年纪拥有了最好的选择,可她选择了配音这个行业,她说:最好的选择未必是选择最好的!

小时候,我放弃了代代相传的京剧,选择了上学;中专毕业后,又放弃了电台那份“有前途的工作”,选择了上大学。不管怎么取舍,我从没有因为失去什么而内心纠结,也没有因为得到什么而真正充满喜悦。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生活,也许本该如此。


大学阶段课程不是很紧张,我有足够多的时间出去做兼职。一是能贴补点生活费,二是出于对播音主持的热爱,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一开始做的兼职都是主持人,其次是一些杂七杂八的广告配音。电影也有一些,不过机会并不多。


这毕竟只是兼职,前途在哪儿,根本是一无所知。

22.jpg

大三快结束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个在天津交通台实习的机会。那时候交通台特别火,虽然是个电台,可台里的主持人比电视台挣得都多。我们学校很多人都想去,说是“炙手可热”一点都不夸张。


在那儿工作的一个师姐告诉我,只要坚持住,实习结束后就可以留在台里工作。


可事情并不是想的那么简单,现实的残酷就在于,它经常不按套路出牌。


我那档节目是直播,时间是早上五点到七点。为了不影响节目播出,我必须三点半起床,四点二十之前赶到台里,做好一切准备。四点五十开始推机器放音乐,五点正式开话筒。


而七点节目结束之后,我还得赶紧收拾东西去录音棚配音,一配就配到晚上十二点。最多睡三个小时,三点半再起床出发,开始第二天的工作。


周而复始,无限循环。大概不到两个月,我整个人几乎就崩溃了。我拖着半残的身躯跟师姐说:“不行了,我快坚持不住了。”


祸不单行,在我将死不死的时候,命运之神过来踩了一脚。由于长时间睡眠不足,我得了严重的上呼吸道感染。一说话就咳嗽,咳嗽起来扯肺连心,严重的时候,只要有气息经过嗓子,就能咳得上不来气。那种感觉让我都做好了随时倒在工作岗位上的心理准备。


因为是早上五点的直播,一到这个点,爸妈就紧张地在家里听,就是为了看我到底咳嗽了没有。话筒打开之前,我总是先咳过了瘾,但到正式直播的时候还是不行。就连“听众朋友大家好”这简单的几个字都说不完整,根本接不上气,导播一看播不下去了,就赶紧切到音乐上。


受咳嗽的困扰,很长一段时间,我一天连三个小时都睡不了。白天配完音,晚上躺床上咳三个小时,然后一看表,又该上班去了。

21.jpg

然而,更祸不单行的是,2003年的春天,非典开始了。


幸亏我只是咳嗽,没发烧,要不然非被隔离了不可。那段时间因为学校封校,我得到了充分的休息,两个月后,咳嗽竟然奇迹般地缓解了。可好景不长,回到工作岗位没多久,老毛病又犯了。


后来我一个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位老中医,说是看上呼吸道感染非常厉害。去了之后,大夫一号脉,上下打量了我一会儿,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我说:“语言工作。”


他又问:“你工作量大吗?”


“挺大的,一天只睡三个小时,有时候还不到三个小时。”


“你还想继续干这一行吗?”


我一听,差点哭出来,说:“想,当然想!”


大夫点点头:“可是,你再这样下去,恐怕你这一辈子都别想再干这一行了,可能会得哮喘!任何药物都代替不了休息,你现在必须休息,要噤声。不用吃药,噤声一段时间就能好。但是你要是还这样工作,你将来就会永远告别这个工作。”


一个靠声音工作的人竟然要“噤声”!什么世道!后来一想,噤声就噤声吧,总比“噤命”好。


后来虽然嗓子好了,但是从此我的上呼吸道就变得非常薄弱。只要感冒或是咳嗽,最后就会变成上呼吸道的炎症,很长时间都好不了。


思来想去,最终在“配音”和“交通台”之间,我还是放弃了交通台。一是因为身体原因,二是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配音了。



这是季冠霖的选择, 她选择了她喜欢的,那才是她想要的,也许这一路上会遇到很多的挫折,坚持了,请且行且珍惜!不要让自己后悔了一辈子,最好的选择未必是选择最好的。想选择更好的配音?就选闪电配音


该内容为非商业目的的转载分享,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版权属其著作权人所有。若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立即联系我们删除。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