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崛起!文员、学生和写字人的“有声故事”

更新时间:2018-12-07 09:20:30    阅读:182

这个时代,有人靠颜值,有人拼音值。

这个时代,有人靠颜值,有人拼音值。

 

在内容的大舞台上,十八般武艺,无论你拥有其中哪样,哪怕是最普通的素人,也能在这个舞台淋漓尽致的展现自己。

 

所谓,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随着内容大生态的不断完善,你一定和我一样,强烈地感受到正在崛起的“声音经济”。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当天,有人做了一张各个知识付费平台推出的系列活动的表格,一眼看去,琳琅满目。


1.jpg

 

当用户注意力被抖音、快手、微视上各种短视频掠夺的时候,在这场时间争夺战中,更具伴随性、情感性和想象力的声音内容,正在悄悄占据用户更多的时长。

 

今年以来,无论知识付费、有声书还是各档音频内容节目,声音产业瞬间涌现出太多内容,用耳朵“阅读”成为一种趋势。连传统出版集团也不甘示弱,参与到正面竞争。

 

比如,一个多月前,7月23日,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新作《今日简史》开启销售。在中信出版集团针对首批读者的限时特价活动中,读者不仅能购得纸质书、100分钟专家音频导读和有声书,还能获得尤瓦尔的前两部畅销作品《人类简史》《未来简史》的有声书。

 

比如,作为知识服务行业的先行者。最近,罗辑思维再度力推有声书产品“每天听本书”。

 

5月18日,“每天听本书”上线一周年之际,从得到展现的数据来看,一年时间,“每天听本书”共上架了1231本听书,入驻了162位解读人,共制作了249个书单,《了不起的盖茨比》成为被借阅最多的书籍,被听过23.9万次。

 

听书正在给内容生产带来微妙的变化,有人用“决战千亿音频市场”来形容正在发生的一切。


除了平台和流量,这其中,最关键的还是优质音频内容的生产者,是他们把看似冰冷的文字转化成美妙的声音。

 

抛开这些宏大话题,我和三位最普通的“音频内容生产者”聊了聊他们的故事。



从文员到有声书主播

一个月收入翻好几倍

 

醉蝶,25岁,一位彻头彻尾的素人。

 

作为一名声音内容的生产者,已经开始有自己的粉丝了。

 

一年前,她还是朝九晚五的文员,每天上班整理文件,枯燥无聊,她开始在工作过程中听小说。

 

一天好几个小时,很多类型都喜欢去听,比如最火的盗墓笔记、鬼吹灯……还有其他比较有名的老师读的内容,还有女生喜欢听的宫斗、言情和校园的内容。”醉蝶说。

 

最初她只是一名音频内容的消费者,听有声书。她解释,有个好听的声音陪着自己,至少干活不显得那么累了。

 

听得多了,自然就喜欢上有声读物,加上实在缺乏新意的工作,鼓励着她去尝试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开始试着努力和接触有声书行业,不想做每天虚度光阴的工作。”她说。


2.jpg

 

作为一名素人,醉蝶没有任何专业基础。开始,她会请教一些播音前辈,去各个平台参与试音,后来接到平台的书录制,“蜻蜓、喜马拉雅懒人听书企鹅FM……一本一本越接越多各个平台都有

 

各个主流音频平台,除了购买的图书版权不同,关于有声内容的生产和展示,基本大同小异。“每个平台都会有我喜欢的书,所以每个平台都去尝试。”醉蝶说。

 

辞去原来的工作,全职做有声内容生产,家里人问起她的职业,醉蝶常常不知道怎么解释。“就说录小说的,大部分人都不了解是什么意思。收入比之前文员工资高出几倍,辛苦一些,努力多录些的话,月入过万。”她说。

 

通常平台会按时长结算费用,这有点像内容平台给每篇图文内容生产者的补贴。一个成熟的音频内容,按照时长和不同的书的质量,给生产者多少钱,多数属于一次性买断,没有流量分成。

 

醉蝶每天会花5-6个小时工作,因为需要不断说话,工作时间不会太久。


微信图片_20181207091245.jpg


被问及有什么建议给到有声书内容创作者,她说:“建议大家更贴近现实,用自己本音去演播,因为有声书是为了让大家娱乐放松,太中规中矩不太适合。把每句话的意思表达清楚,普通话说好就可以了。重点还是在演上,用声音去演绎。”

 

不过,除了新媒体音频平台,去年以来,一些传统的出版集团也在积极探索有声业务。

 

不久前,一位传统出版行业负责有声业务的朋友开始招募“主播”,他们对有声书和解读有声书有着较大的录制需求。把那些手握版权的畅销书,通过第三方主播,制作成有声内容。

 

这家出版集团给出的价格更高,差不多500-700元每个小时,不过要求是成品。

 

签约主播需要保证每周有4个小时的优质内容产出,包含朗读的声音、音效和配乐。制作过程中,机构会对主播的内容不断提出改进意见,最终成熟的产品,会在出版集团自己及合作的各大平台发布。

 

和短视频内容有相似之处,目前,围绕着有声内容产业链,市场上海诞生了一些主播工作室,帮助那些没有经验的素人主播处理和制作后期,主播工作室有专门经纪人会去找合适的主播。



大二学生

每天花两个小时“读书”

 

秦川是一名播音专业大二的学生。

 

在刚刚结束的蜻蜓FM“天声计划”选拔中,凭借用声音演播《我只想一个人住在你心里》获冠,在上海言几又书店不算大的小空间,他来接受平台的颁奖。


4.jpg

 

秦川虽然是一名播音专业的学生,但他接触网络电台比较晚,最早接触网络电台是2017年的时候,他帮一个朋友的电台录制内容,他的朋友有自己的公众号,在喜马拉雅也有自己的电台。

 

电台主要是读别人写的信,如果写信的人愿意通过声音的方式传递给更多人,我们会把他们写的内容读出来,比较偏情感类。”秦川记得,当时自己录的是一个母亲写给孩子的信。

 

高中三年,母亲对孩子的照顾无微不至,孩子马上要离开她去另一座城市念大学,母亲非常不舍。如今回忆,秦川还记得当时读完这封信的感动。

 

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和生产音频内容。今年7月,秦川的老师推荐他去参加蜻蜓FM有声书录制,觉得他应该会有比较好的表现。

 

因为专业对口,自己也有录音设备,他就去参加了。“第一次录有声书,过程比较迷茫,因为从来没接触过,完全按自己的感觉走,自己加配乐再投到平台。”秦川说。

 

如今他已经和平台签约,要把一本很长的小说制作成音频内容,原著比较长,他至今尚未看完,完整录完估计80个小时。

 

在此之前,他除了日常课程的学习,平时会利用周末,去外面教教小朋友,给那些即将艺考的学生上课。

 

秦川需要录的有声书每次录之前,他会花十几分钟把内容看一遍,然后开始用声音演播。



 

录完他会再听一遍,“如果我觉得当时这个人的语气不应该是这样,我会把这句话重新录一遍,中间会花费一些时间。一个小时录音,算上剪辑,把自己错误的地方更改掉,大致要花两个小时。

 

签约后他每天需要花2个小时制作有声书。从录音、剪辑到找配音基本自己独立完成。虽然平台会教普通音频内容生产者使用一些软件,凭借播音专业的优势,秦川已经有自己用得比较顺手的音频剪辑软件,比如AU、Cubase和Nuendo等。

 

有人依靠颜值挣钱,有人依靠“音值”变现。作为一个有声内容的生产者,如今秦川收入不算多,但基本够自己在学校的生活费。“平台给到一个小时的成品差不多80元,一天一个小时,一个月差不多两千多元。”秦川说。

 

除了互联网平台,他还会参加一些线下活动,他表示自己也有计划做一个公众号,不过因为时间有限,和平台签约后做公众号的想法需要往后推延了。

 

他看好网络音频内容的发展,不过,因为专业学习的是播音主持,还是希望毕业后去正规电视台,“网络媒体可以当做自己的业余爱好。”

 

虽然他也说,身边认识一些电视台前辈,转行做新媒体音频内容后,制作出阅读量几百万的爆款。



95后女孩

既写文字也做电台

 

“从小就喜欢,喜欢电台十年,小时候听得多了觉得声音给人的感觉是文字给不了的。”

 

和前面两位有声书内容的生产者不同,公众号“维安记”的运营者尹维安,95后,既是一位图文内容创作者,也是一位网络电台主播。



 

2015年夏天,尹维安在学校电台做节目,因为喜欢,在网易云音乐开了一档节目,开始把学校里做的音乐类节目,二次剪辑后上传。

 

后来,她开始把自己公众号里的原创文章,录成一系列的音频节目,比如小语种音乐分享栏目“吟游诗人”,还有自己看过的书的推荐栏目“安眠集”等。

 

最开始在网易云音乐和荔枝两个平台,都没有报酬。

 

“那时候没有粉丝,我做这个也不是为了挣钱,纯粹是自己喜欢。”从高中开始直到大学,她一直在做有声电台,尹维安的公众号粉丝不算多,主要通过公号赚钱,做电台一直没考虑过变现。

 

后来,她把一些提前录好的内容放在公众号里,有段时间开过一个二条的音频栏目,专门做音频内容。“但是反响不是很好,可能因为公号粉丝不习惯用这个来听东西,当时(音频内容)我一周才更新一次。”她说。

 

喜欢她电台的人还是会通过网易云音乐收听,如今尹维安更新电台后,常常会把链接添加在公众号。


7.jpg

 

和演播有声书不同,尹维安的声音内容更像一个自己的电台,内容文字稿需要自己准备,她有一个录音笔,内容录制好后,找音乐,然后就开始剪辑和制作封面图。

 

目前,尹维安的团队有个女孩帮她做后期的剪辑和包装工作,她自己则把文章整理好然后录制。

 

“录制的话,一篇15分钟的音频成稿,可能我要录30分钟,念一遍错了,就再念一遍。念的时间不长,主要是后期剪辑会花一些时间。”不过一周更新一次的频率,倒也没什么太大压力。


8.jpg

尹维安的录音设备,十分简单

 

做小语种音乐的时候,尹维安说自己挑一首歌会听十到十五首,有时候,有些文字内容会和音乐节奏不对。“因为人朗读的时候有节奏,如果音乐节奏特别快或者特别慢,听起来很奇怪,音乐我不会找那种很大众的。”

 

现在,很多音频内容都打着知识付费的旗号,更强调内容的知识性和干货价值,或者能否给大家带来实际帮助。

 

在尹维安看来,未来音频内容的创作还有很多可以深挖的,大家都想把它做的很实用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把它做到更精致,或者把它做得很美?

 

“比如我之前听过一些听觉的旅行纪录片,一个叫声行漫步,一个叫Page Seven。做音频,形式和内容一样重要,重要的是用声音传递一种感觉,而不仅仅是观点或者信息本身。”尹维安说。

 

尹维安认为,以后会有更多人为精致而美的声音内容买单。


配音的时代已经在崛起,想知道更多的配音?来闪电配音吧!

 


该内容为非商业目的的转载分享,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版权属其著作权人所有。若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立即联系我们删除。